组织成员已经混入了赣西南党、团、苏维埃甚至

2019-09-24 作者:搜狐问答   |   浏览(77)

  话说1930年9月,中共赣西南特委宣布破获一起特大“AB团”案件。“AB团”原是大革命时代国民党江西省党部内一个极端反共的秘密右派组织,与国民党中央党部的“西山会议派”有着紧密的联系。他们在南昌城内勾结豪绅、地主、流氓、地痞,大肆散布反共言论,攻击工人运动和农民运动,甚至袭击共产党组织,挑起事端。1927年4月2日,中共江西省委领导的省总工会,农会和学联在朱德的国民党革命军第九军军官教导团的帮助下,突然包围了AB团驻地,逮捕了AB团”成员30余人,“AB团”首领段锡明连夜潜逃外地,“AB团”即从组织上被彻底摧毁。“四一二”政变后,国共大分裂,以“西山会议派”为首的国民党右派在蒋介石的支持下,已逐渐把握了国民党、国民政府和国民革命军的大权,并从地下活动走向前台公开表演。“AB团”实际上也并无存在和发展的必要。但是,赣西南特委声称:在赣西南特委机关中的“红旗社”、“列宁青年社”都是“AB团”小组。他们在特委机关搜出了“AB团”组织的旗帜和印章,“AB团”组织成员已经混入了赣西南党、团、苏维埃甚至红军当中,他们打着党和红军的旗号破坏革命,并且将组织渗透到赣西南地区各县区乡的共产党基层组织。尤为可怕的是,“AB团”的总团长赫然竟是中共赣西南特委书记谢兆元。特委机关立即采取果断措施,逮捕了谢兆元,并进行了连夜突审,结果挖出了“AB团”的全部秘密。
  
  关于“AB团”案件的报告送到红一方面军总前委和中共中央长江局军事部驻江西苏区代表周以票手中,使大家深感惊骇。“AB团”当年臭名昭著,共产党人莫不知道,“AB”意即反布尔什维克。虽然“AB团”混入苏区并发展没有完全令人信服的证据,但当时正是战争年代,敌对双方进行间谍渗透也是完全正常的,所以总前委和周以粟完全相信了赣西南特委的报告。加上当时正是蒋介石对江西苏区进行第一次大围剿的时候,如果真有“AB团”作为内应,那后果将是极为严重的。于是,总前委批准对“AB团”成员采取果断措施。周以粟说:“自赣西南特委及其以下各级组织,都必须认真进行清理,彻底清除“AB团”。通过清除,对它们进行根本的改造,以挽救赣西南党和红军。”为了清除“AB团”,红一方面军成立了以李韶九为主任的肃反委员会。李韶九带领肃反人员,对赣西南地区党、团和苏维埃组织进行了一次严格的清洗,凡被怀疑者皆投入监狱,凡被人指控为“AB团”的基本上都杀掉。
  
  12月9日,李韶九又带着一连全副武装的红军官兵突然出现在富田。吉安县富田乡,是中共江西省行委、苏维埃驻地,并且红二十军当时也驻扎这里。李韶九他们突然包围了省行委和苏维埃机关,将正在开会的省党团苏维埃负责人段良风等八人捆绑起来,宣布他们为“AB团”分子。然后,对他们分别进行严刑拷打,并根据他们的口供抓捕120多人,处决50余人。更为可怕的是,有人供出红二十军政治部主任谢汉昌为“AB团”成员。李韶九未经请示即将谢汉昌逮捕。刑讯中谢汉昌又供出一七四团政委刘敌,李韶九又命令逮捕。刘敌被捕后脱逃,带领该团一营官兵武装包围红二十军军部,强行释放了全部红二十军被捕者,当晚,谢汉昌刘敌等人又率兵包围了省行委机关,释放了被捕人员中的幸存者,枪杀了李韶九,收缴了肃反官兵的枪枝,把他们驱逐出境。江西省行委与谢汉昌等人经过商议,带领红二十军渡过赣江,发表声明,脱离红一方面军总前委领导。他们还制造毛泽东给李韶九的“亲笔信”,编造毛泽东要将朱德、彭德怀、黄公略等人统统打成“AB团”的谣言,进行分裂红一方面军的活动。情况报告到总前委,大家震骇无比。毛泽东气得跺脚;“这是怎么一回事?”当时张辉瓒、公孙藩正向东固、富田一带推进,红二十军擅自行动后果不敢设想。朱德沉呤半响,道:“不管怎么说,此事须得及时果断处理才好。现在各部正与张辉瓒交战,就叫彭德怀前去追赶。如谢汉昌他们抗拒,应授权彭德怀就地处置。”毛泽东点头同意。
  
  “富田事变”风波骤起,推动了江西苏区内部以打击“AB团”为目标的“肃反”狂潮。这一狂潮席卷整个苏区,也波及整个红一方面军。中共永新县委连续六届班子成员都被打成“AB团”成员杀掉,只准一人自首。不到2万人马的红一方面军,打击AB团运动就清洗四千四百多人,许多人还“畏罪”逃亡,一时间形成了中共历史上有名的“红色恐怖狂潮”。打击“AB团”的斗争尚未结束,紧接着又发展到打击“改组派”和“社会民主党”。红九师一个四川籍的学生兵,不愿在家当阔少爷,投奔革命参加了红军。肃反委员会怀疑他投机革命,便抓来严刑拷打,要他交待问题。那学生兵受不了折磨,便胡乱供认与师参谋长起星光一起上街买过花生。在那个学生兵想来,起星光是云南藉人、自己顶头上司,与他在一起不会有“同乡会”之类的嫌疑。更主要的是,起星光在战场上是一位勇将,在师里是一位人人敬重的好首长。他写得一手狂草好字,有过目不忘的本领,经他传达命令或发布指示,真的是一字不能增减。军长、师长都很喜欢他,扯上这样的人和事,既能免除眼前的皮肉之苦,说不定还能替自己洗雪冤屈。果然,起星光被捕后,林彪、罗荣恒立即派人解救。可是,他们哪里想到:起星光也末经过审讯就枪决了,罪名是组织反党小团体“花生会”。一时间,苏区人人自危,不寒而栗。在打击“AB团”和反“改组派”、“社会民主党”斗争中,红一方面军和地方干部损失近两万人。后来由于周恩来到达江西苏区,才制止了这场极为残酷的内部杀戮。
  
  1932年3月,林彪升任红一方面军第一军团长,聂荣臻任政治委员。陈奇涵任参谋长。毛泽东派聂荣臻与林彪配合,经过深思熟虑。林彪在红军中作战勇敢,机智灵活,但为人沉默寡言,别人很能跟他交换意见,沟通思想,谁作他的政工干部都比较困难。聂荣臻曾在黄埔军校执教,林彪毕业分配也是聂荣臻办理的,说起来他们有师生之谊,况且,聂荣臻是老资格的中央军委干部。林彪对于聂荣臻的到来表示欢迎。4月,漳州战役开始,林彪、聂荣臻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将红一军团开到福建省长汀县新桥地区集结,等候闽西军区红军的到来。4月3日,红一军团奉命向漳州火速前进,在考塘歼灭“闽西王”张贞两个团。5日,红一军团进入漳州地区。18日,毛泽东、林彪、聂荣臻等人研究漳州战役作战方案。当时,张贞将其主力部队一四五、一四六两个旅布防在漳州城外的天宝、南靖,其余全部据守市区。毛泽东决定:由林彪、聂荣指挥一军团第四军担任主攻任务,五军团第三军担任预备队,闽西军区部队监视粤军行动。19日,林彪、聂荣臻亲自指挥红四军向闽军发起猛烈进攻。激战半日突破敌军主力阵地,当日攻克天宝、南靖。20凌晨,红四军攻入漳州城内,歼灭闽军的2000余人,首次缴获敌机两架。“闽西王”张贞下令炸毁城中弹药库后,仓惶南逃。6月,蒋介石不顾全国人民“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要求,发动了对江西苏区的第三次大围剿。红一方面军与敌周旋两月,毛泽东、朱德又决定发起乐安、宜黄战役,以打破国民党第三次大围剿。红一军团负责攻打乐安。驻守乐安城的是国民党第七十九旅和第八十一旅一个营,他们凭借城墙高大工事坚固顽强抵抗。16日,红三军偷袭乐安未能奏效。林彪重新布置兵力,仍命红三军继续攻打东门,红四军悄悄接近南门实施突击。守军果然中计,调动城中大部兵力重点防守东门。结果被红四军一举拿下南门,紧接着红三军也攻下东门。红军蜂拥入城,全歼守敌3000余人,首次击落一架前来增援的敌机。林彪非常高兴,拉着聂荣臻的手说:“聂政委,咱们照个像。”聂荣臻欣然同意:“好,蒋介石送来的飞鱼,正好留个纪念。”
  
  第三次反围剿胜利以后,中共中央机关和更多的中央干部进入江西苏区。这些干部的到来,使毛泽东交上厄运,逐渐失势。原来,中共中央近几年变化甚大,毛泽东在中央已没有什么地位。1931年1月7日,中共中央六届四次会议在上海召开。刚从苏联留学回来的王明、博古等青年学生,在共产国际代表米夫的支持帮助下,当上了中央委员和政治局委员、常委,并由博古主持中共中央工作,开始了中共党史上有名的王明路线统治时期。他们在江西以瑞金为中心建立了苏区中央局,由项英担任书记;负责领导苏区的全面工作,并且成立了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由毛泽东担任主席,由洛甫担任中央人民委员会主席。朱德当上了中国工农红军总司令,周恩来当了红军总政委。这样,毛泽东事实上离开了红军指挥岗位。项英为切实贯彻王明路线,又不能公开打击毛泽东,便只好从中央苏区的一些地方领导人下手。首先遭到打击的是中共福建省委书记罗明。苏区中央局决定:“在党内立即开展反对以罗明同志为首的机会主义路线斗争”。因为罗明在福建坚持毛泽东的主张,公开反对王明路线。斗争首先在福建省级机关展开,然后自上而下,由内到外,一直搞到县区乡甚至每个支部。福建各级组织都有“罗明分子”被残酷批斗,撤职查办,甚至逮捕关押。打倒福建罗明以后,苏区中央局又开始批判“江西”的罗明路线。在江西,他们重点批判邓毛谢古四个人。邓小平领导过广西百色起义,担任过中共中央秘书长,此时担任中共江西省“吉寻安”联合中心县委书记。毛泽覃、毛泽东最小的弟弟,此时担任中共江西省“永吉乐”联合中心县委书记。谢维俊,时任江西省第二军分区司令员,红军独立师师长。古柏,担任江西省苏维埃政府财政部长兼内务部长,还担任着中央临时政府劳动部秘书长。这些人都坚持毛泽东的主张,公开反对王明路线。苏区中央局批判他们是“罗明”路线在江西的创造者,指责他们搞反党小组织,将他们撤职后下放到区乡作巡视员。毛泽东看在眼里,明在心头。但他不能作丝毫的表示。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发布于搜狐问答,转载请注明出处:组织成员已经混入了赣西南党、团、苏维埃甚至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