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迪安静而缓慢地潜入水中

2019-11-26 作者:网站概况   |   浏览(117)

  法国人库迪·贾奎斯·伊伟思一向是个潜水专家。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他就与几位同道好友,组成了蛙人小团体。他们发明了水中眼镜、水中鳍和水肺。最早的水肺使用的是纯氧,因此潜到较深的地方非常危险,库迪有两次差一点溺死。他们就想到研究水中呼吸器,以适当的压力,自动送出空气。

  就在这时,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库迪应征入伍。不久,法国战败,库迪被遣散出军队,于是他重新组建蛙人小团体。

  1942年,他认识了瓦斯专家卡克尼·爱米尔,他们决定要研究一种水下呼吸的新方法。他们从公元前的亚里士多德那里得到启发。亚里士多德曾发明用瓦瓮装空气的方式潜到水底,但是由于瓦瓮的体积太小,携带的空气不多,所以潜水的时间不长。库迪和卡克尼绞尽脑汁,终于制造了人类第一部水下呼吸器。虽然在塞纳河里的试验中,呼吸器中的大部分气体变成气泡白白逸失,但库迪却感到呼吸舒畅。然而当他试图倒立时,呼吸器却断了气,他差一点被闷死。

  1943年的6月,库迪和妻子与他的旧日蛙人团体的伙伴菲力普·迪马出发了,他们到达了法国南部的地中海沿岸,在里昂湾里找到一个僻静的地方。他们的行动非常小心,生怕被德国占领军发现,因为一旦被发现,很可能会被当作间谍论处。

  他们背着圆柱形的压缩空气筒,上面有两根管子连接空气调节器,而空气调节器上也有两根管子连通面罩。他们穿上橡皮做的模拟蛙脚的水蹼。库迪最先下水,迪马则在海边待命。库迪的妻子莫茹也是个女蛙人,她戴着水中眼镜,在库迪的上方游,随时监视他的行动,若有不测,可以及时救他。库迪安静而缓慢地潜入水中,轻松地呼吸着来自压缩空气筒里的新鲜空气。当他吸气时,可以听到嘶嘶的声音,呼气时,细细的气泡卟卟作响,并在他身后拖出一条白色的“飘带”。他站在海底的砂砾上,看到深绿色的海草,还有星状的艳丽的海胆布满脚下。他向更深处游去,到了一个海底峡谷的边上。他用双手在腹部拍水,脚蹼使劲蹬水,下沉到达峡谷的边上。他仰望水面,蓝晶晶地,像一面倾斜的镜子。在这面镜子里,他看到了他的妻子莫茹,于是他向她招招手,她也向他招招手。

  他开始打滚,翻跟头,以优美的姿态快速地旋转。他又用一只手指支撑而倒立起来,这次背上的呼吸器没出任何故障,他成功了。以往的任何潜水,都需要母船从水面上供气,而现在用自携式呼吸器便能在海底自由活动。

  这一个夏天,库迪和迪马在这里完成了500次自携式呼吸器下潜,深度从15米到30米。这成功使他们产生了一个错觉:使用水中呼吸器不会受潜水病的影响,也不会有对机体的其他伤害。为此,库迪准备潜往更深的海底。

  1943年10月17日,他们来到一片较深的海区。先垂下一根刻有长度的绳子到海底,然后迪马潜入海中,担任救护的库迪尾随其后,不久库迪感到有些头昏眼花,他看到迪马不断地向看起来是褐色的海底潜进。这时迪马的情况也不妙,他想看看周围的情景,大概是太阳光线太弱,他的眼睛不适应的缘故,什么也看不清。他摸着绳子,知道自己到了约30米深的地方。他的自我感觉突然好了起来,内心充满了一种奇特的幸福感。这种甜蜜感催他昏昏欲睡..最终,他到达了64米的深度。

  等他们全部上水面之后方才明白,空气呼吸器对克服“氮麻醉”并无奇效。他们通过亲身的体验,知道了氮麻醉会使人产生一种安全感的错觉,在脑中出现许多幻觉,如有一次迪马觉得身旁游过的鱼类会缺乏空气窒息,差一点要把自己的氧气筒卸下来,慷慨地赠给它们。还有一次,他以为自己带着香烟,双手不停地往怀里乱掏。

  1947年,库迪决意打破迪马的记录。为了更快速下潜,他手中握有很重的铁块,果真达到了目的。他发现愈接近海底,日光照到绿色的海里愈像一个七彩的晕圈。他摸到绳子61米的记号处,在系在绳上的传言板上写下自己的感受:“我闻到铁锈味道的压缩氮气,同时觉得有种酒醉的舒适。我发现自己分成了两个人,一个是愚蠢的自己被吊在绳子上面,另一个则清醒地注视着那个愚蠢的自己。很快,清醒的自我指示愚蠢的自我别发呆,赶快下潜。”库迪快速地蹬水,到达90.5米时,就在那里的传言板上签下自己的名字,然后把身上的铁块全部抛掉,身体就像子弹一样快速上升。此时他成了自携空气呼吸器到达最深处的世界第一蛙人。

  1947年的夏天过后,库迪等人试图再创下潜的新记录。这次的急先锋由摩里斯·法魁斯担任。他一直往下潜进,偶尔用力拉一下绳子表示自己一切顺利。过了一会,这个向上传的信号断了,在水面船上的库迪大吃一惊,立刻与几个人一起跳下水去。他们找了许久,甚至在深达46米的地方也没见摩里斯的人影。

  他们只好重新爬上船,捞起绳子。在104米的传言板上看到了摩里斯的首字母,这证明他刷新了库迪的记录。突然,他们中的一个人喊了起来,大家发现不远处的水面上浮着摩里斯。但是,他已经死了,呼吸器的面罩脱落在他的胸前。库迪估计摩里斯致死的原因可能是氮麻醉造成错觉而酿成,所以从这之后,库迪等人再也不敢向氮气挑战了。

  库迪此刻已过中年,他想洗手不干了。然而海洋已经成了他的灵魂,脱离大海的生活是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忍受的。库迪不再认为自携式空气呼吸器能使人下到更深的海底,这不等于他不再使用空气呼吸器。每天风平浪静的日子,他依旧与妻子以及他的多年朋友,一起到温暖的海边,在浅海的珊瑚礁里寻找生命的乐趣。空气呼吸器一直是他们可信赖的助手。

  他的执著的海底梦想使他转向于制造新的海底器具。他和他的好友们,以往虽然有数千小时的潜水记录,但看到的仅是广袤海底的浮光掠影而已。在潜水器里,人们不仅能长期逗留,而且还能往更深处潜进。库迪设想潜水器这种人类的海底居住地应该是舒适和别有风趣的,相当于憩静的“海底住家”。

  经过多年的努力,他在 1962年9月,建造了人类第一座海底房屋——“大陆架据点” 1号,它位于法国南海岸边的10米深的海底。库迪与其他两个伙伴在那里生活了一个星期。在这一星期中,他们的“海底居民点”试验受到各方面的支援和关怀。

  就在这时,库迪发现了一位狂热的竞争对手,那就是大洋彼岸正实行“海中人计划”的爱德温·林克。于是库迪也以相应的狂热来接受挑战。1965年,他马不停蹄地设立了海中住屋——“大陆架据点” 3号。在这之前,他建造的“大陆架据点” 2号,使5个男子在海底12米的地方生活了一个月。接着“大陆架据点”2号外移,直到50米的深处,有2名男子在里面生活了一周。

  按计划,“大陆架据点”3号是海底殖民的大试验。库迪认为:住在海中人们的一个最大的危险,就是依赖陆地的支援,这使海中居民会产生一种无所事事,不敢自奋自强的情绪。他强调“海洋居民”在没有遇到紧急的变故时,尽量避免陆上居民的帮助,以求自给自足。

  “大陆架据点”3号置放在水深100.5米的海底。“海底居民”是6个训练有素的现代蛙人,他们得在暗无天日的地方生活3个星期。

  6个居民一边劳动,做缝纫,加工机械,一边则大胆远离基地,潜至113米深的地方观察地貌和生物。这说明“海底居民”今后完全能胜任打捞沉船、开采石油,或者开垦海底牧场的工作。

  3周时间到了,6个人一直生活在11个大气压的氦和氧的混合气体中。现在马上要上升了。他们转动特殊的机械,想把耐压舱的铁砂卸掉,球体却丝毫不动,显然是它被海底淤泥吸附住了。

  库迪在岸上向他们建议:用压缩空气注入原放置铁砂的空桶里。他们依照着做了,但球体还是不动。库迪有些着急了,再次建议:开大压缩空气阀门。终于见效了,“大陆架据点”3号摇摇晃晃地摆脱了海底的“挽留”,慢慢地浮上海面。在岸上,经过84个小时减压,6位“海底居民”再次成为陆地居民。

  库迪功不可没!

  库迪1910年生于法国的圣安德烈·库尔托克。1930年进入海军军官学校,也许他“不务正业”吧,在1957年退役时,军衔仅为少校。后一直被聘为法国摩纳哥海洋博物馆馆长。

  1973年,他在美国创立“库迪协会”;1981年他又在法国创立“库迪基金会”,其宗旨是捉进国际海洋界的潜水研究。他到过世界上几乎所有的海洋国家,1987年来过中国。所到之处,人们都叫他“库迪少校”,每当他听到这个称呼,满头白发下是一脸欣慰的笑容。

  营造海底家园

  据人口专家预测,地球上的人口将每35年增加一倍,到21世纪中后期,世界总人口将突破200个亿,陆地上的空间将无法满足人类活动的需求。人类要么迁居太空,要么回归海洋,必须作出一项合理的选择。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发布于网站概况,转载请注明出处:库迪安静而缓慢地潜入水中

关键词: